一場饑荒引起的復仇


  《黑色1847》是愛爾蘭導演蘭斯·戴利的第六部長片。提及這位導演,很多人不會忘記他曾導演的青春成長片《吻》,展現了孩子溫暖且夢幻的小世界。《黑色1847》并沒有延續對于這類青春題材的探索,而是選擇了愛爾蘭大饑荒這個特殊的故事背景。
  導演蘭斯·戴利在題材選擇上獨具匠心。愛爾蘭曾經歷過一場恐怖的災難,那就是1845年至1852年的大饑荒。這場大饑荒讓100多萬人失去了生命,100多萬人被迫走上背井離鄉的路。關于這場大饑荒的起因,一般認為是當時的主要食物馬鈴薯受到病蟲害,大幅度減產。但也有學者提出,英國統治者缺乏有效決策,這種冷漠行為才是大饑荒的根本原因。
  這段歷史對于愛爾蘭人來說,是極為重要的。大饑荒促進了愛爾蘭人的民族意識覺醒,愛爾蘭人對于英國的反抗激烈爆發。但在《黑色1874》之前,很少有電影提及這段歷史的,以此為背景的西部片更是僅此一部。
  故事講述了在1847年愛爾蘭大饑荒時期,在海外為英軍作戰多年的費尼回到了家鄉,卻發現母親已經餓死了,自己的兄弟被英國人殘忍地絞死。絕望之下,他放棄移民美國的機會,走上獨自復仇的道路。孤膽英雄費尼以命相搏,他的一往無前、無畏無懼正是對殘酷現實的絕地反擊。同時,曾是費尼戰友的漢那接到任務,追捕費尼。昔日戰友,短兵相接,兩人的命運又將何去何從?
  影片中出現了不少中國觀眾熟知的演員。飾演漢那的正是澳大利亞演員雨果·維多,他曾在《云圖》里一人飾演六角,也曾是《美國隊長》里的反派“紅骷髏”。當然,在他出演的眾多影片中最為中國觀眾所熟知的還有《魔戒》。飾演費尼的是澳大利亞新人演員詹姆斯·弗蘭切威勒,他憑借《動物王國》中出色的演技征服不少觀眾。在此片中他顛覆了以往形象,貢獻了出色演技。此外,還有巴里·基奧根、吉姆·布勞德本特等參演。
  大饑荒時代,土地里沒有糧食,只有饑餓和死亡在不斷繁衍。盡管鏡頭下的愛爾蘭村落群山連綿,景色優美,但衣衫襤褸、饑腸轆轆的當地人根本無暇欣賞,他們忙著活下去。水中漂浮的骷髏頭,成堆的尸體,費尼騎著馬獨自走在小鎮路上,一片蕭肅。導演特意營造的灰暗色調以及充滿愛爾蘭特色的悲情配樂,將觀眾帶回了那個時代。
  費尼獨自背負著復仇的使命,在不斷地追殺仇人中證明自己的存在。那些被他追殺的人,無一例外都付出了慘痛代價。導演將這些動作戲安排在狹小的房間內發生,表現一對多的精彩打斗場景。鏡頭干凈利索,成功營造了懸疑與緊張感。
  但這些復仇的畫面,并非為了展現殘忍的殺戮。當費尼與漢那這對曾經的戰友兄弟不得不反目成仇時,這場復仇沒有贏家。在對社會的深刻審視下,故事走向不可避免的悲劇。片中頻繁出現的一個意象是豬,任人宰割的豬,吃食的豬,被砍了頭的豬。當人類受盡壓迫,就會奮起反抗。費尼走向復仇的不歸路,他以一己之力對抗強權與不公,帶著悲壯的孤膽英雄色彩。在不斷終結仇敵的生命過程中,他早已知曉自己最終的結局。
  影片運用悠揚深邃的愛爾蘭豎琴樂曲,描繪出在這片被死亡的恐懼籠罩的土地上生存著的人們所承受的生命之重。極具民族風情的曲子也為費尼單槍匹馬的復仇之路鋪設了悲情的基調。當人們聚集在一起,哼起婉轉低回的愛爾蘭民謠,他們唱的是傷痛,也是不被壓倒的一絲企望。影片的宏大背景與悲情色彩在悠揚凄美的愛爾蘭旋律中展現得淋漓盡致。
肯·洛奇導演的影片《風吹麥浪》也將目光聚焦于愛爾蘭抗爭英國統治的歷史時期。故事講述了在愛爾蘭獨立戰爭時期,一對昔日兄弟由于信仰的差異而分道揚鑣的故事,影片獲得第59屆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兩位導演不約而同所選擇了兄弟反目作為主要人物設定,就像愛爾蘭與英國的關系,隔海相望的兩個國家,從和平走向硝煙。而在時代的浪潮下,在統治與被統治的關系下,種族紛爭裹挾下的個體的選擇與被選擇都充滿了掙扎。

>

比起地獄審判,這些說不起的因緣才是最大的懲罰


  當時一度好奇,為何金上士的審判,要把閻羅大人請過來?
  而金上士對江林說的那句,你不過是假借對我的審判想斬斷自己的全部記憶而已,這不單單是我的審判,也是你的審判。
  而火舌大殿之上,江林最終召喚了自己壓抑已久的千年前回憶,那時他因為嫉妒弟弟的才華和害怕自己的地位不保,狠心將弟弟調去鎮守邊疆,并在最后弟弟為了救胡人孩子時將他殘忍殺害。
  可是天道自有輪回,弟弟殺害了少女的父母,他在死前向少女真誠懺悔,也得來了少女為他一劍復仇,江林瞬間死于荒涼的冰天雪地之中,遙望著瀕死的弟弟與少女用盡力氣的相守。
  那一刻,他大概是很孤獨。
  而對掩埋在死人堆里的父親見死不救,才是他這輩子最痛的傷。傷的不是他親手殺害了至親,而是他到死都沒辦法向父親道歉,祈求他的原諒,也只能背負著深重的罪孽自責地離去。
  很多人會以為,壞人做壞事得逞總是逍遙自在。其實,并沒有真正的壞人。人的內心都是向善的,做了錯事,他未必肯承認錯,但他的內心,一定在經受著某種折磨。
  最感動的,莫過于看到罪人懺悔,因為這一刻仿佛一個變了形的東西,又重新恢復了它的光澤。哪怕這些惡行并不能被抹去,但起碼人的心還有救。
  我又不得不想起《密陽》里的媽媽,在聽到監獄里的罪人已經向上帝懺悔實現自我救贖之后,她發瘋捶地大哭:憑什么,憑什么我沒有原諒他,這個魔鬼就自己原諒自己?我要他一生一世來贖罪,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他,憑什么他可以輕而易舉釋懷了?
媽媽等不到罪犯的道歉,卻等來了上帝對他的原諒。這多么不公平啊,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金上士,被自己最信任的士兵謀殺之后,還能笑呵呵去投胎轉世。大部分人,也許一輩子都等不到那句道歉,也做不到原諒。而有的人,也許終其一生都因為自己做的錯事而永遠在逃避面對。
  但這些因緣,不會因為你假裝無人知曉,視而不見,就解開了。地獄擠滿了受罪的人,而人間還在嘲笑因果只是上古時期的裹腳布。

“觀碟不語”之《美麗人生》


  就算在最艱難最黑暗的日子里,就算了無希望,死亡近在眼前,他依然深愛著并用生命與智慧保護著他的妻子與兒子。他的勇氣與智慧,即使在戰爭的硝煙彌漫中,即使在集中營的暗無天日中,即使在最后槍聲響起死亡來臨的那一刻,依然閃現著耀眼奪目的光芒。
?   他用盡全力,在集中營的悲慘世界里,為兒子,營造了一幕美好的幻想,他告訴兒子,所有的殘酷只不過是一場游戲,游戲的獎勵是一輛嶄新的坦克。于是,他的兒子便有了足夠的勇氣,熬過那段水火的歲月,最后,當他坐上盟軍的坦克時,他的幸福無可言語,而那種幸福,正是他的父親用生命為他交換的。他不放棄任何機會為他風雨中的家庭制造哪怕是點滴的歡欣,在路過集中營的廣播室時,他冒著危險在廣播里呼喊妻子的名字,他想告訴她,他和兒子都還活著。他趁著做侍者的機會,為妻子播放了《船歌》,這首曾經響在他們定情之夜的歌曲,飄過沉沉迷霧的阻擋,在黑夜里,給他的妻子帶去安慰,也讓他們一家人,都鼓起了勇氣,共同經歷灰暗的時光。
?   就在他生命的最后一晚,他將兒子安頓在一個鐵箱子里,然后,去尋找他的妻子。當他被捕之后,路過那個鐵箱子時,他知道他的兒子正注視著他,于是,他裝出一副滑稽的模樣,惹得兒子笑出聲,他仍然堅持著,堅持著使兒子相信這一切都只是一個游戲,千萬不要害怕,永遠要微笑而樂觀地去面對。然后,槍聲響起,他去了,而他的兒子與妻子終于獲得解放,當他們在陽光下摟抱在一起的時候,他的兒子說道,我們贏了!確實,在這一場浩劫當中,他們贏了,因為,他們有一個英雄的丈夫與父親,他的名字叫基度。
?   《美麗人生》是一部相當浪漫的電影,猶太青年基度到一個意大利小鎮上準備以開書店為生,在那里,他遇見了美麗的姑娘多拉,然后,是一系列充滿了智慧、滑稽、陰錯陽差、浪漫的輕松片段,終于,基度與多拉終成眷屬,鏡頭一轉,他們從房間里追著他們的兒子來到院子里,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令人羨慕,基度用自行車載著美麗的妻子,車框里坐著機靈的兒子,他們飛馳而過,而街道上,卻已經出現了納粹的鐵絲網。
?   沒有什么比快樂的戛然而止更令人感到揪心。當基度的幸福生活剛剛開始之時,他的猶太身份使他被抓去了集中營,而他的妻子,本來并不用去集中營,卻毅然的隨他們跳上了火車。最真摯的愛情,有時候真不需要太多的言語,連執手相看都不需要,只是縱身一躍,跟去天涯海角。在影片當中,演多拉的演員有很好的演技,那是一種很克制的平靜,當她在集中營里聽到孩子將要被殺掉的消息時,她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站在樓梯上,由著后面的人群在她身上沖撞,她望向窗外,目光深遠。后來,她被派去挑揀死難者的衣服,那種小心翼翼,不敢也不愿發現兒子衣服的感覺很到位。從這里也可以看出,一個人最深沉的愛,其實,是很平靜的,能夠撕心裂肺哭出來的,往往也是釋然的開始。
?   最后,基度的兒子和多拉在陽光下抱在一起,他大聲喊叫著,我們贏了。那時候,他還不知道他的父親已經死去。電影響起旁白,以基度兒子的語氣,聽聲音,他也已經步入老年,那么,這部電影就能理解成他的回憶。在他的回憶里,他的父親,依舊是那樣鮮活,這,何嘗不是另一種活著。槍炮、炸藥、毒氣、死亡、饑餓,這些東西看似強大,最后的勝利者,卻只能是人和生活。真正的光芒,就像基度朝他兒子眨眼的那一剎那,意思是,無論怎樣,只要我們不害怕,堅強、快樂、盼望,人生終究美麗,于是,我們總會贏。?

 
真人版炸金花赢现金app 快乐炸金花3.5